星期六,一個人的午後。騎車繞到了鯉魚潭。只是突然想要溫習那天的感覺而已。

「我們大六就要當intern咧!」
「那天我們組導請我們去吃飯...」 「我很會學你們組導喔! 學給你看!!」
「你騎車技術很爛耶!」
「你們車子騎進去,會有個柵欄,把車停下,往裡面走就有螢火蟲了。」

環潭公路入口,曾經我們問路的商家。觀音廟前,我們合照的地方。
(騎進去吧! 進去看看我們坐著聊了很久的石桌,是否蒙上一層灰了...)
只可惜柵欄還在,而雨滴慢慢落下了。
人家說螢火蟲可以發光的生命很短,可惜我們的相遇更短。

在那之後,我傷心了很久很久。最後一次見面的地方。這裡的螢火蟲還發光嗎?
耳邊的音樂響著,突然有點想哭的衝動。我很久沒有這樣了。

在那之後,我頹廢了很久很久。遠在大林束手無策的疏離。
宅急便被退還的生日禮物,手上買好卻無法搭乘的高鐵車票。
都落在心裡沉甸甸的,沉甸甸的。

在那之後,我尋找了很久很久。人家說,頹廢是沒有用的,找下個女孩吧!
電話裡固定三天一通的鈴聲,護理站裡帶著笑容的玩笑聲,信箱裡親切的問候信,
卻都被我一個一個刪除,寧可留下你離開前冷落的水球回應。

在那之後,我不曾再遇見你。以為可以忘記,卻總是容易想起。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