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集走壘球隊風格。女性或18歲以下者,請深思熟慮後再決定是否往下看。

早上其實不太餓。昨天晚上吃的火烤兩吃還留在胃裡作怪。加上睡前灌進去
的大杯紅茶,其實走路還有一點快要hernia的感覺。不過姐姐堅持塞了四顆
小籠包給我。小籠包是高醫對面買的,並不是我姐姐介紹什麼鬼學妹,大家
不用誤會。後來發現她是對的,因為這一天我一直到晚上七點才第二次吃到
東西。

下了交流道坐上計程車,分會離得很近,不用五分鐘就到了。台南分會的外
觀跟花蓮的靜思堂很像,而且沒有比較小間。牛哥到門口接我了,跟我解釋
了第一場的上場名單。其實對我而言,可以為球隊建功固然重要,可是在快
要死掉的內科見習中還可以趕來跟球隊在一起,我就已經無限感恩了。而且
重要的是,我們要一直贏到星期日啊!!

我一直以為我們還會住在像關渡分會那樣的大樓層,七個球隊擠在一起,一
人一個床舖。只要有一個人打呼就會全部睡不著那樣。不過其實壘球隊也沒
什麼好怕的,因為票選最會打呼的人一定是在壘球隊,非小太陽莫屬。那一
年我還記得早上醒來要出門了,才發現史汪機半夜受不了跑到樓下的佛堂後
面睡了。其實關渡分會的格局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可能問問小明會清楚一點


台南分會真的比較高級。放下行李,我拉出了球衣球褲,顧不得旁邊隊友充
做一周刊偷拍,牛仔褲就噗通洩了下來,噢!!是卸了下來。連整理都來不及
,我們就出發了。球場離我們很近,果真我們是主場球隊呀!!走路都不用五
分鐘。

熟悉的球衣奔馳在壘球場上,去年兵敗高醫,前年兵敗北醫,一切的情形都
還歷歷在目。大部分的球隊球衣都還是那一套,而我們灰色的Ichiro也已經
連穿三年了。有些球隊笨笨的,球衣上沒寫校名只刻了"medicine",我就不
知道人家該怎麼認出他們來了。

第一場對中山。每次想到中山,我就想到那個長頭髮的球員。當然還有兩年
前我們差點贏,卻被裁判做掉的那一場。到現在我還一直合理懷疑會不會是
裁判記恨前一晚我們跟他們吵架搞出來的鬼。我記得SS是煒智,1B是肉伯。
一個niceplay就莫名其妙變成安打了,然後我們就一直輸輸輸,輸到脫褲子
都還不夠還了。雖然有可能是胖青的脂肪層影響了他的持久度,可是裁判才
是那一場的MVP啊!!真希望那些裁判以後也都會得MVP==>mitral valve pro-
lapse。

我們要贏,是不變的信念。球賽開始我們一直很順利。前幾局就領先六七分
了。可是對手是中山,兩年前的殘念不知道離開了沒。我有點怕,又有點激
動。喉嚨很痛,可是我還是喊加油喊得很大聲,在休息區裡是坐不住的。一
開始中山打了一堆CF的高飛球,柏增穩穩的接住了每一個。我聽到旁邊其它
球隊在竊竊私語,「他們中外野看起來蠻猛的。」

情況有了一點點的改變,我們失誤越來越多,峰哥那球一個彈跳出手套over
讓對方變全壘打的球我還記得。那也會是以後大家開玩笑的題材吧!!忘記怎
麼拉鋸的了,突然聽見教練叫了我的名字,我拿著手套衝進場中,這是今年
大醫盃我第一次踏入比賽。接了一個球就結束那一局了。家銘經過這場比賽
,看來已經有胖青的實力了。直到最後一局,11:9,我們落後兩分。

連著兩個隊友都上壘,換我打擊。教練從三壘指導區喊了一句「小紅!!機會
是你的喔!!」我點了點頭,我一點也不緊張。在花蓮的熱身賽,我連著兩個
星期都打過2out RBI。我腦中複習著之前的畫面,眼睛盯球,球跟到最後,
右手出力。可是其實在去年,還有在今年,教練已經不只一次跟我說過這句
話了。我一直一直都沒有把握機會,一直到今年比賽結束都沒有。第一球我
很喜歡,就打了,結果是個投手前鳥滾。

幸運的是他們投手反應太慢,球打中他的Lt tibia,彈得有點遠。我高中也
曾經跑過100m22秒的,我知道有機會上壘。高中的時候,我們的體育老師很
機車。每次都找我們班的碴。我記得有一次我們的體育課被他叫去搬學校工
地的沙包。有一次他在課前訓話,我看不爽了,就在他面前低著頭往地上吐
了兩口口水,把他嚇了一跳。後來他說要測100m的跑步成績當做是期末成績
,我就故意用慢跑的,結果跑了全班最後,22秒。比我們班克林菲爾脫氏症
的娘娘腔跑得還慢。

結果我還是出局了。只能說那個投手掰咖的跑步速率快過22s/100m。隊友上
到了二三壘。我有點懊惱,打得太鳥了@@。可是隊友一直以為我是因為打到
人家才難過,怎麼可能!!師公上人說要甘願做歡喜受。他既然甘願做投手投
給我打了,當然也要歡喜接受被球打到的痛楚啊!!不知道那位投手後來怎麼
樣了,如果中山因此沒拿到冠軍,我想大會應該頒個MVP給我。

兩出局滿壘,頭目被故意保送之後,輪到柏增。柏增等了三個球,兩好三壞
滿球數。這絕對比這一週兄弟清盤誠泰還要刺激!柏增凹到了保送。11:10,
只差一分,還是兩出局滿壘,輪到兆瑋。

我記得建欽說過一句話「如果我們球隊有10個許兆瑋,我們就每一場都贏定
了。」我再也不能同意他太多,這絕對不只因為兆瑋的棒子特別大根而已,
他的套子也都特別大,球都漏不出來。我有預感我們會贏。

兆瑋打了第一球,右外野平飛,就在我要跳出休息區跟隊友擊掌的那一刻,
突然看到了一個比兆瑋的套子還要大的套子,把球抓了進去。我看到兆瑋甩
了個頭,上面那個頭。他一定第一次看到比他還要大的套子吧!!我們輸了。
兩年前大幅領先卻被逆轉的故事重演,只是這次再也沒有裁判欉康了。列隊
的時候,覺得眼眶有點熱熱的,我拍了一下自己的後腦。「神經病,我們只
是輸了一場比賽,後面的路還長的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