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南台灣炎熱的早晨。雖然大太陽曬得我們有點喘不過氣來,
可是我們士氣其實很高昂。殊死戰,我們贏了就晉級,輸了就掰掰。
開賽前,全隊照例在場內圍成一圈互相激勵。「慈濟!!加油!!慈濟!!
加油!!一~~二~~三~~加油!!」突然聽到身後一個老老的聲音「啊怎麼
多了一個人??」轉頭一看,原來是會員裁判跑過來跟我們圍圈了,呃
,師伯,你也太不避嫌了吧。大家都笑了。只是不知道中國中醫當時
的表情是怎樣。

一開始皮假就不穩,連著兩個保送,只投了一個好球。我在休息區看
著安派的表情,每進一個壞球,安派就異常誇張的睜大眼睛,皺緊眉
頭,抖著他上唇的兩撇八字鬍,拉長聲音「ball~~~~!!」看起來非常
的不爽。我一直以為是安派原本就這個樣子,後來才發現不是啊!!看
來師伯對我們的期許是非常高的。

這一場我沒有先發,坐在場邊還是很緊張。一局上我們就得了四分,
可是下半局莫名其妙的守備又中了邪,反倒落後了三分。就這樣拉鋸
拉鋸著。比賽到了後半段,連著兩個隊友上壘,在休息區,突然牛哥
喊著「小紅!!趕快練揮棒,有機會上場代打。」我嚇了一跳,拿了一
根棒子亂揮。呼吸有點不順,雖然還沒到hyperventilation。我搖搖
頭深呼吸一口,眼閉起來想了一下,重新調整。這是好久好久以來比
賽中我又感到緊張。分數實在咬太緊了。

我還是沒有上場。牛哥跑來跟我說「剛剛我跟小太陽說可以換你上去
代打。這幾天我看了你的練球狀況,發現你進步很多,球都跟得很好
。就算峰哥這一球打得很好,這個狀況我還是會換你上去了。」不知
道那樣的感覺了,只覺得胸口熱熱的,鼻子也熱熱的,HR瞬間上升了
兩倍,嘴角也不受神經控制的慢慢揚起。雖然看到後來其他比賽的表
現,我發現當時教練沒換我上去是對的。

最後一局,9:9平手!輪到我們打擊前,兆瑋大喊著「要得分!!要得分
!!不可以平手。」如果我們兩隊都是一勝一負一平手,比較得失分我
們還是要被淘汰了!!無人出局一二壘有人,峰哥打擊。緊張緊張。小
球緩緩的平平的飛到了二壘手上空,一二壘隊友,二壘俊宏,一壘仁
昌,瞬間拔腿往前衝。球進手套!!「快回去!!快回去!!快回去!!快回
去!!」兆瑋大喊著,我則是完全看傻眼一點也來不及反應。

當我的大腦恢復清醒的那一剎那,我看到了一顆壘球在一二壘之間靠
近二壘的地方慢慢,慢慢的滾。我的隊友從離壘差點超過一個壘包的
距離安全的回到原來的壘上。根據後來的討論,聽說是因為裁判在二
壘手傳球的時候「神來一屁」擋住了他的視線,讓他一時手軟。就這
樣一個好端端的簡單的三殺球,變成了一出局還是一二壘有人。我們
也留得一絲生存的機會。不過俊宏還是留下了另一句令人永生難忘的
話「啊??剛剛不是兩出局嗎??」我以為只有劉耀仁是天兵而已。

頭目上壘後輪到柏增。一出局滿壘,看來柏增又要當英雄了。一個二
壘方向強勁滾地球,耐八定。太耐了兩個彈跳瞬間進手套,拋給補位
的游擊手再傳一壘!!!!safe!!三壘隊友回來,10:9!!顯然中國中醫在
抵達台南車站的時候,忘記去問問這位台南出生的鄉下小孩100m跑幾
秒了。從小大二進到球隊之後,我就一直覺得看著柏增跑壘是種享受
。大四上東華盃季賽,我最喜歡站在一壘的扣甲區看著柏增斜著身體
繞過一壘往二壘衝的身影。今天那樣的場景又replay了一次,而這樣
的replay是百看不厭的啊!!

10:9!!我們守下了這一場比賽死裡逃生順利晉級。我相信經過這場比
賽,所有的隊員回醫院照張chest X ray都會發現CT ratio>0.9!吃完
了柏增請的早餐,教練一聲令下回到分會。這是主場優勢啊!!其它球
隊只能在豔陽下找個陰涼的30度的地方躺在草地上被蟲咬的時候,我
們已經回到分會房間,穿著內衣內褲躺在大風扇下的木板床安穩的睡
著了。

路上,教練把我叫了過去「小紅,剛剛因為考量到耀仁跟峰哥兩個外
野手都用上去了,所以沒有換你上去代打。」我笑了笑跟教練說謝謝
。這兩天學長跟教練一直因為我上場的時間跟我安慰,反倒是我不好
意思起來了。只要能跟大家一起,就很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