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樣的選手之夜是不夠的。慈醫壘球隊永遠把自己侷限在自己學校的
小圈圈裡走不出去。今天晚上我們雖然養活了自己,養活了男籃跟女網,
可是大老遠跑來台南,我們怎麼可以不做國民外交呢!!桌上還剩了一堆沒
拆開的食物,有點難處理。說時遲那時快,教練一把抓起,拿著這些東西
就往旁邊的女生堆走了過去。這是第二次我發現我的風格和這個球隊不同
呀!!其實後來有點尷尬,因為那群女生自己也剩下了一堆食物。我合理懷
疑他們食量說不定跟我們都差不多。

我們和女網一起走去坐車。一路上方文鑫笑得好靦腆。因為從出了成大醫
學院之後,就有好多人對著他「小in!!」「小in!!」「方小in!!」的叫。
我想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溫暖過了吧。走在陰暗的成大校園裡,大家還是
有說有笑的,笑聲把成大的夜空點綴得特別明亮。突然聽到後面的佳潔冒
出了一句「我發現壘球隊真的都沒有女生耶!!」

「我發現壘球隊真的都沒有女生耶!!」真是令人心酸的一句話呀!!包子姐
已經一整年不見人影,連隊聚鐵漢請客都不來了呢。不知道她只是有感而
發,還是真的有在可憐我們,還是會願意幫我們介紹經理呀?!XD。我們走
到了籃球場看比賽。女籃今天的賽程已經比完了,遇到了一堆學妹,佳琪
、子賢、詠斯、AA,還有班上的美綾。突然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完全
忘掉了今天早上兩場辛苦的比賽。

回到分會大約九點多。還好系學會有幫忙準備遊覽車。雖然一開始有很大
的爭議,太花錢,沒必要,以前也沒有對大家這麼好過。可是算了算cost
effect,對於整個醫學系而言,花個遊覽車幫大家載回去,總比大家花住
宿錢又花計程車費來得便宜吧!!我看見了網球隊的其他人正悠閒的打著牌


分會的師姑們真的很好。廚房放了一整大盤的水果供我們隨便取用。西瓜
跟小蕃茄。我插了一整盤的西瓜,跑去看網球隊打牌了。聽說薇格今天沒
遇到我,規定我回到分會要去向她請安。我很乖的跑去她旁邊坐了一下,
還有小明,居然還打電話跟暉哥報平安,新時代好男性莫過於此呀!!

明天我要上場,我要打得很好!!看著隊友拿著球棒在露天廣場上迎著月光
揮棒,我也拿著球棒練揮了幾下,也接受教練的教導跟修正。明天一早是
殊死戰啊。一巴掌或一輩子,就看明天一個小時的表現了。或許是累了,
或許是比賽的感覺又回來了。等到胖青報到完,我躺著躺著,一下子就睡
著了。

這一年的大醫盃,夜晚就這樣子過了。我記得兩年前在北醫,我們每天比
賽完都是穿著髒髒的球衣坐捷運。第一天晚上我們去了關渡媽祖廟,還跟
媽祖娘娘求了一隻上上籤,後來才發現我們被騙了。第二天晚上輸球之後
,我們去淡水見了李柏妹,還買了蛋糕祝她生日快樂。去年在高醫,姐姐
騎著摩托車載我繞了一整個大高雄。球隊去吃了一間火鍋店,而胖青是隊
長,一整個晚上臉上都是一堆大便。今晚顯得好平靜。我們要一直贏,我
們要打到星期日。睡覺前我想著。看著一旁熟睡的隊友們,今天會是個美
們要打到星期日。睡覺前我想著。看著一旁熟睡的隊友們,今天會是個美
好的夜晚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