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舊的麻布窗簾後面,映著淺淺的奶白色的光,透露了天色破曉。我的腳後跟很痛,頭彷彿千斤重,而且好像有潛水鐘之類的東西緊緊罩住我的全身。... 當我困頓如繭的處境比較不會壓迫得我喘不過氣來,我的心就能夠像蝴蝶一樣四處飄飛。有好多事情要做,我可以在空間、時間裡翱翔。」

潛水鐘與蝴蝶是著名的法國勵志文學。作者在腦部中風之後,全身上下只剩下左眼可以動,卻靠著旁人的幫忙,靠著眨動左眼寫成了這本回憶錄。作者將閉鎖症候群(Lock-in syndrome)比喻成潛水鐘與蝴蝶。比喻自己的心靈如同蝴蝶一樣,在千斤重的潛水鐘下,仍舊渴望飛翔。

慈濟大學的學生,就像潛水鐘下的蝴蝶一樣,也渴望飛翔。

前陣子,慈濟大學公布法令,學生到校區上課,必須穿著制服。如果被抓到一次,要記一次申誡。亦即,只要被抓到60次,學生就要因為上課不穿制服而被退學。

這是慈濟。習慣以一種粗暴無禮的態度強暴學生的行為與思想的傲慢。這是慈濟,習慣將人群劃為「我族」與「異族」的排外心態。

學校說,可以藉由穿制服來建立「慈濟大學的品牌」。想像有一天,哈佛大學、台灣大學跟慈濟大學的校長並排而坐。哈佛大學校長說,「我們今年又出了兩個諾貝爾獎得主,這是我們的品牌。」台灣大學校長說,「今年我們排名在世界百大以內,亞洲第一,這是我們的品牌。」慈濟大學校長說,「今年我們推行了全校穿制服運動,這是我們的品牌。」

多麼可笑啊! 一個大學,不致力於學術的發展,不致力於學生知識的養成,卻只會如此共產黨式的想要操控學生的行為與思想。

你知道嗎? 在慈濟的世界裡,不僅沒有因為人人穿制服獲得階級上的平等,反而因此將階級分得更清楚。雖說人人都是「慈濟人」,但是捐過一百萬的榮董與小小志工,穿著可是不一樣的。

你知道嗎? 慈濟醫院的員工帶葷便當進醫院,可是會被跟蹤檢舉的。因為這可是「慈濟醫院」,一種類似畫地盤的排外心態,在我的地盤裡,你只能服從我。你知道嗎? 慈濟大學的學生,大一的時候都要接受「慈濟人文」的課程。在慈濟的世界裡,慈濟等於人文等於慈濟。一種驕傲自大的獨裁者心態,在我的地盤裡,你只能接受我的思想。

一年前,我們參加了臨床模擬手術大體老師感恩追思儀式。大體老師中,有數位,但不是全部,生前是慈濟委員。來自精舍的德宣師父,一開講就只提到這些大體老師生前做慈濟,是慈濟委員,希望所有的家屬往後也可以一起來做慈濟。在一個盛重的追思儀式中,說出口的還是這種多數暴力。我的大體老師不是慈濟人,生前也沒有認識慈濟的因緣,卻仍舊願意認同上人的理念捐出大體,這樣的情操不是應該更受到尊敬嗎? 可惜在慈濟的世界裡,只把人分成了「我族」與「異族」。

也所以,推行制服並且強力執行的政策就沒有什麼好令人驚訝了。「在我的地盤裡,我說了算。在我的地盤裡,我就要看到大家都穿制服。在我的地盤裡,你不高興當初就不要選填慈大。」就是這麼的暴力。

而慈濟大學的學生,生活在潛水鐘裡,什麼時候可以跳脫出這塊框,自由的飛翔呢? 喔! 忘了。在慈濟的世界裡,是不允許個人的自由的。

所以,如果再來一次,我還會選填慈大嗎? 七年前,三年前,一個多月前,我都會篤定的告訴你,「會! 因為這裡老師好,設備新...」現在呢? 如果你想當個沒有思想自由的白痴,願意讓人家擺佈你的行為與想法的話,就來吧! 我呢? 幸好我要畢業了,呵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