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大學醫學系六年級學生的受袍典禮,謹訂於2/25於慈濟靜思堂舉行。

受袍典禮,一個應該是極為莊重的象徵性典禮,是為每一位即將成為實習醫師的醫學生所準備的。它所代表的是責任的開始,是負擔的開始。從今後起,當我們披上白袍,掛上聽診器在病房服務病人時,我們多了一份能力,卻也多了一份責任。

當我還是小大一小大二時,我一直幻想有一天當我成為實習醫師的時候。看著認識的學長穿著白袍在station工作,我想著有一天我也可以這麼樣,領著微薄的薪水,踏著焦急的步伐穿梭在病房與病人之間,然後目送一個個痊癒的病人帶著笑容出院。我一直期待著有個美好的受袍典禮,提醒自己,「已經是intern啦!!不能再混啦!!」

但是當我那天看到受袍典禮的課程內容時,心裡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X!!」

以下是慈濟大學醫學系本年度受袍典禮的課程摘要。

時間 課程主題 課程內容
2/24
08:25 相見歡
08:30 以戒為制 慈濟人的進退行儀
09:50 無量義經 靜思法脈、慈濟宗門
12:50 手語帶動(大愛航向新世紀)
13:00 自覺覺他 內修外行護生機
(其他略)

看到這份菜單,不和我一樣罵X的人大概只有三種人。一種是對於慈濟的種種惡行早已習以為常懶得去管的人,一種是慈濟人,一種是腦殘沒藥醫的人。當然我不是說所有的慈濟人都腦殘沒藥醫,因為我只是指在高層的慈濟人腦殘沒藥醫而已。

我真的很好奇,究竟學會了慈濟人的進退行儀,了解了靜思法脈慈濟宗門,就真的可以成為一位良醫嗎?是不是放著病人不管,放著研究不做,放著家裡的老婆小孩不顧,只要了解慈濟去「做慈濟」,就是一位好醫師呢?又或者,如果今天我不信奉慈濟,但是我做著與社會為善的工作,去捐錢給弱勢、去偏遠地方行醫、做好環保,我仍然不是個良醫呢?

當醫院要我們調查父母是否要來參加的同時,我真的非常掙扎。這是人生重要的一個典禮,如果可以看到台下父母眼神中的期待與欣慰,該是多麼感動的時刻啊!可惜,這是一個連我自己都已經不想去的典禮。能混則混,帶台mp3隨身聽進去,讓台上高官放屁的時候耳邊聽著侯文詠的笑話錄音帶,變成了參加典禮唯一的折衷。

打電話回家,告訴老媽的第一句話是「我們受袍典禮你不要來。」傳達了醫院希望我們轉達的消息(有這個典禮),也達成了我對於慈濟高層武斷不尊重人的做法的不滿(喵的!老子不想去!)。

只是,在這裡待了六年,難道還不了解慈濟把手伸進教育體系的真面目嗎??已經不想說了,只能暗罵一聲,「去你的受袍典禮」。期待自己能夠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後記:寫在公開的網誌上不怕被傳閱嗎? 怕啊! 當然怕! 怕太少人看到,不了解慈濟學生的委屈。大家可以盡量轉送這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