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很快的呢,一年過去了。昨天是我們替你做對年儀式的日子,卻是這一年當中,少數我心情輕鬆的日子。上個禮拜,我們姐弟三個在客廳裡聊天,匆匆的達成了共識,要在對年後繼續把媽媽留在客廳。然後我們分頭進行,姐姐負責跟爸爸說,我和弟弟分別去廟裡問。很神奇的媽祖一連給了我好幾個允筊,讓我們吃了定心丸。其實好久好久以前開始,兒子就開始焦慮著,對年後的媽媽會在哪裡。在祖先的牌位裡嗎? 這樣以後兒子要跟媽媽講話的時候,不就都會被公媽聽到?

一年來,辛苦的姐姐和弟弟總在初一十五的時候來回奔波,這也是兒子不敢和大家提起把媽媽留下來的原因。兒子很少在初一十五回家,也很少給媽媽準備拜拜的牲品。可是我們姐弟三個都一樣的思念媽媽,害怕以後再也找不到媽媽了,害怕以後想跟媽媽講話的時候,不知道該去哪裡。於是乎,沒有異議的決定把媽媽留在客廳。以後每次兒子回到家裡,都還可以跟媽媽說說話了。

媽媽,這一年兒子不知道怎麼過的。渾渾噩噩的傻傻的過了一年。其實生活也沒有什麼目標,用很多事情把時間填滿,讓自己可以減少思念媽媽的時間。一年前,媽媽離開了。對兒子來說,那是一個三十年來的支柱突然倒下,這三十年來,每當我開心、傷心、高興難過的時候,只要回到媽媽的身邊,都可以獲得一個溫暖擁抱和安慰的支柱突然沒了。我知道媽媽還在那邊,卻怎麼叫也得不到回答。不管怎麼的拉你的手,都再也不被握緊。每晚睡前我腦海裡都會浮起陪媽媽去廟裡,我攙著媽媽走階梯的畫面。可是媽媽再也不和我一起走了,也再也不陪我出門了。

然後我讓自己慢慢習慣下班後沒有打電話回家的生活,也讓自己習慣睡前不再期待媽媽會來看我的生活,因為有太多太多的夜晚,喊著媽媽入眠,但醒來發現今晚媽媽還是沒有來。我知道你一定和我思念媽媽一樣的思念我,只是某些原因,你不再來看我了,或是你一直在我身邊,只是不方便讓我看到。

一年了,這一年裡,兒子考過了考試,找到了新的工作,老師也告知七月要升主治醫師,可是兒子都不知道要怎麼跟媽媽講,只能在拜拜的時候,呆呆的擲筊詢問媽媽是否看見了。可是媽媽,我想要親口告訴你,也想親眼看見你的微笑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