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兒子又好一段時間沒有寫信給你了。這兩個禮拜我變得好忙。我發現讓自己不想你最好的方法,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一直工作。只是有時候在手術房裡還是會突然的想起媽媽,想起媽媽最後那段時間疲倦的笑容。

媽媽,昨天兒子有夢到你耶!!夢到你把我馱在你的肩上在街上走,一起去投販賣機買東西。可是從小到大你從來沒有這樣馱著我過呀!!以前都是爸爸把我們馱在肩上看熱鬧。是因為媽媽變神仙了,力氣變大了,所以可以這樣馱著我走了嗎? 還是只是兒子太想你而已。幾乎每次夢到媽媽,都會一起夢到神明。上次夢到五府千歲,這次夢到大甲媽祖。媽媽,不管是兒子太想你還是你真的來看我了,我都相信媽媽過得很好,跟在媽祖身邊修行。

媽媽,兒子還是無法改掉在晚上睡前望著天花板跟你說晚安的習慣。每到晚上九點多十點,我都還是會習慣性的拿起手機。可是兒子已經很理性的告訴自己,媽媽不在了,沒有電話可以打了。只是我還是會想起以前的這個時間,是媽媽會打電話來的時間。以前兒子總是可以自顧的做著自己的事也不用看時間,因為媽媽會打電話來,接到媽媽的電話就知道晚了,該快要上床睡覺了。

媽媽,兒子今天值班,是最後一個總醫師班,就是我跟你說的,看會診的班。以前媽媽總是弄不清楚我值的班有什麼不一樣,我就跟你說,今天是值看會診的、值顧病房的,還是值開刀房的。看會診的班是我們所有值班種類中最累的一種,也是風險最大的一種。媽媽,不知不覺,一年的看會診班兒子值完咧!!以後就只要專心顧開刀房就好了。這個總醫師班,從你和爸爸都健健康康的,我和姐姐從倫敦開心回國,弟弟還在家裡陪你的時候,值到現在,你不在了,爸爸生病了,弟弟上大學了。這一年,家裡的變化太大了,大到讓我有點承受不住。

可是媽媽,我還是努力繼續走下去。是因為媽媽最後交代我們的,要好好的活下去。我還是努力的做好自己的本份,工作、值班。我也還是一樣努力的去外院支援,多學一點東西也多賺一點錢。雖然我知道媽媽不喜歡我太累,也記得媽媽最後聽到我要去外院值班總是會擔心。可是媽媽,工作是唯一一個讓我暫時不想你的方法了。

媽媽,現在的每個初一十五,我都抽空去大甲媽祖廟,跟著誦經團一起誦經回向給媽媽,希望媽媽早日功德圓滿。可是媽媽,下個月的初一,兒子沒辦法去喔!!媽媽不用等我,那天我要去雲林分院值班。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