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北回到豐原的火車上,我抱著新買來的加護病房手冊,翻著翻著睡著了。

學生時代也曾經參與過醫學生聯合會的系代表會議,從後山花蓮,趕赴長庚、成大開會。也曾經透過醫學生聯合會的交換學生制度到西班牙見習。但是這是第一次,讓我覺得醫學生聯合會真的聯合起了全國的醫學生。也或許這個議題是有史以來對醫學生衝擊最大,最容易凝結起全國醫學生想法的議題。

為了反波波,我們一起走上了台北街頭,在三十度C的豔陽底下揮著汗,拉開嗓門,一同紀錄這歷史性的一刻。

連九把刀也來了



「社會運動改變的往往不是這個社會,而是你們自己。」九把刀說出了我心裡的話,因為在全國醫學生站在自由廣場前一同念著兩年前我也曾經舉著右手跪著雙膝宣誓過的醫師誓詞時,我又一次感受到了我的工作是神聖而且有意義的。

我聽著記者向身旁別校的學弟妹提問,問著「你們是不是覺得不公平」,我想也許記者先生小姐們,真的有意無意的想要把這個活動的宗旨導引到爭飯碗的觀點上。

不公平是真的,但是這個不公平的感受,也只佔這個議題的不到百分之零點幾。因為所有的醫學生,尤其是當提到要和波蘭醫學生一起共事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幾乎都是「那波波照顧的病人一定很慘...」

我喜歡今天的訴求,歡迎所有的國外醫學生回台灣當醫師,但是必須先通過實習以及考試認證。

醫學生喜歡競爭,是醫界的文化,實習與考試認證,不但不是想將波波屏除於醫師大門外,而是提供他們一個和台灣醫學生可以平起平坐的立足點,和將來行醫的正當性。大家在同一個立足點上競爭,才能競爭出病人的照護品質。

然後,我抱著加護病房手冊醒了,明天開始,為期兩個月的加護病房訓練,即使曾經在加護病房裡實習見習過,我仍然不敢說我懂多少。即使已經值了九個月的加護病房班,翻開加ICU book,我才發現我懂的還不多。回到豐原,洗個澡,翻了點書,社會的事盡了自己的能力之後就交給社會,而我,結束了一天的熱情,回醫院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