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金川署長在日內瓦被台灣留學生嗆了...

我在慈濟大學的時候上過葉教授的課,那時候的感覺,他真是一位溫文儒雅的學者。講話總是溫溫吞吞的,上課的時候,上到有趣的地方,還會自己笑了起來。那時候,覺得這位教授真是「憨直」。只可惜憨直的人不適合當官,尤其在台灣。

台灣加入世衛組織,從來就不是一個衛生議題。幾十年來,即使台灣被世衛組織孤立在國際之外,但是台灣的醫療、公衛成就,也沒有因此而停滯不前。換句話說,即使不到世衛組織當觀察員,台灣還是一樣發展;而即使當了觀察員,只要中國繼續對於疫情隱瞞不報,SARS的景況還是會一再重演。

台灣加入世衛,從來就是個政治議題。與其說台灣需要和國際社會合作一同參與疾病的預防,不如說台灣需要在這個重要的國際場合露臉顯示自己的存在。所以台灣加入世衛,重點不再於參加與否,而在於用什麼名義參加。以這次的參與為例,台灣以「中華台北(中國的一省)」出席了,而世界媒體抖大的標題都離不開中國「允許」、「同意」...等字眼來看,台灣還沒出席就先輸掉全部了...

幾天後葉署長從日內瓦回來,台灣的公衛環境絕對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可是台灣是中國的一省這個概念,卻會更加深植於國際社會的心裡。這次台灣參加世衛,就像是我們向人家借錢,卻要先爬過他們的跨下一樣。就像是我們想上桌吃飯,人家卻放了個吃過的便當在廁所旁邊給你吃一樣。

只可惜憨直的人不適合當官。沒有政治敏感度的葉金川醫師自以為替台灣爭取到世衛席次的同時,也已經失去了台灣的主權地位。

不過台灣的留學生還是不應該。在國際社會裡,國民黨是對手,而中國是敵人。不管是什麼場合,應該要用團結的台灣去對抗中國的飛彈。該被台灣人嗆的是中國人,不是台灣的官員。

------------------------------------------------------------------------

我沒有去517。因為我覺得我的理念和他們不盡相同。

看著新聞裡有意無意的刻意報導群眾高喊「阿扁無罪,釋放陳水扁」的畫面時,517已經莫名其妙的和貪腐畫上等號。

我贊同每一位被告的司法人權都應該被尊重且保護,但是當民進黨把司法人權窄化到陳水扁一個個案上的時候,民進黨已經脫離不了台灣人對於八年來執政貪污的形象。

我反對馬英九的無能傾中,但是我也不認為阿扁無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