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6日,第一場比賽,慈濟對東華資工。賽後MVP頒獎,出乎意料頒給我。
我覺得很驚訝,這個MVP獎牌也不夠純。甚至我還是替補上場的球員。
但是領到MVP獎牌當時的激動,不是大笑三聲就可以掩蓋的。

從小我就是個運動細胞極差的人。
最常被嘲笑的一件事是,上了國小,第一次上體育課,老師要大家跑百米。
哨子吹了,大家一起往前衝,只有我笨笨的留在原地。
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衝刺跑百米。
在老師眼中,我就是個頭腦不簡單,可是四肢也不發達的學生。

從國中到高中,唯一的運動是籃球。
因為身高,所以打大前鋒。撞也撞不贏人家,籃板搶不到,投籃也投不進。
只是個興趣。
運動對我而言,從來就只會是個興趣,打好玩的,甚至連健身的意義都沒有。

我從來沒有想過會這樣認真練上一種球,並且一直努力持續著。
大二進到球隊之後,在大家眼裡,我也是個運動細胞很差,協調性很差的球員。
拉筋的時候壓不下去,傳球傳不遠,揮棒沒力氣,比現在任何一個學弟都鳥。
我記得參加完第一個暑訓以及第一個寒訓之後,
我壘傳的距離要嘛傳不到,不然就要傳高飛小便球才勉強沒落地。
第一次打大醫盃的時候,只有兩個打數,都是投手上空的鳥飛接殺。

曾經一度一點信心也沒有,因為完全不知道怎麼樣打好球。
兩年前的洄瀾盃,上場的時間少之又少,10幾場球下來六打數沒安打。
有時候,我真的幻想可以跟柏增一樣跑得快,跟頭目一樣打得遠。
可是我不是他們,天生就是運動選手的料子。
我也不像文鑫,大一就可以站先發游擊,不像忠青,生涯初登板就首勝。
即使到現在,我還是可能今天可以傳很遠,明天手痛就只能傳小便球。
我還是可能今天打網打得很好,明天上場全部都是鳥飛。
我甚至沒有辦法了解怎麼去調整自己的狀況,讓自己可以穩定的打完每一局。

這次比賽,我知道隊上沒有人了,會有先發的機會。
第一場球腳抽筋,我還是不服輸的一直跟學長要求上場。我知道機會不多。
可是我還是搞砸了,前三天,七場比賽,失誤比安打多,
接球接不好,打球打不好,唯一做得最好的是自我檢討。
我只是想努力的完成身處在球隊裡的任務,
腳痛沒關係,手痛沒關係。抽筋沒關係,被對手撞飛也沒關係。

我知道這一個MVP一點也不純,上壘是靠失誤,回來得分也是靠失誤。
可是掛上獎牌的那一剎那,彷彿可以把這幾天,這幾年,
為了想打好球而付出的汗水蒸發到球場上空,變成一朵朵鼓勵的雲彩。

MVP,在大家眼裡也許一點也不難,也許打幾隻安打跑幾個壘就有了
可是對我來說,打一隻安打,跑幾個壘包都是個難題。
謝謝隊友們的幫忙,還有東華裁判的幫忙。
我只想說,很興奮,很激動。我還要更努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