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該感謝慈濟,因為他們把畢業典禮弄得這麼糟,多多少少沖散了一些感傷的心情。六月三號,系上的送舊,第一次發現,我真的要畢業了,真的該離開了。第一次有了一些些的離愁,還有一些些的不捨。六月七日,畢業典禮,走出講經堂大門,卻沒有一絲絲的難過,心裡只想著「我終於要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大一的時候,是遊玩的時光。一個人騎著機車到處跑,光是那一年,我的機車騎了將近一萬公里。最自豪的事情,莫過於征服的蘇花公路,一天之內從花蓮騎完可怕的蘇花公路到蘇澳又騎回花蓮。那天,我寫了一篇遊記叫「蘇花公路超車秘笈」。


我和被操得很可憐的愛車...

大二的時候,是忙碌的日子。擔任學生會長的一整年,不僅有衝勁,甚至願意把所有的時間投身在學校議題上。每天的工作是開會、跑行政單位、跑行政單位、開會。我記得,每個星期的固定會議,就包括了學生會常會、權益部部會、還有無數個活動籌會。有時,校務會議、學務會議、兩性平等委員會,不僅佔據了我所有的課餘時間,更佔據了我的上課時間。當時,上課請假去開會是家常便飯。曾經,我天真的以為我可以改變得了什麼。我曾經天真的以為努力溝通就可以換來無數的進步。可是我失敗了。七年來,慈濟大學的學風越來越保守,慈濟色彩越來越濃厚。這些一點一滴的失望,終於到了大七這一年,學校緊縮制服政策、畢業典禮不尊重人的亂搞之下完全爆發。經過了這一點一滴累積成的挫折之後,對於慈濟從盼望轉為失望,再到絕望。終於,我對慈濟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與好感...


學生會長任內接受訪問

大二這一年,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發生,那就是壘球隊。因為大醫盃在慈濟舉辦的關係,我加入了壘球隊。開始了未曾間斷的壘球魂。

大三,是大體的日子。每天無瞑無夜的念書、做大體。雖然辛苦,卻是開心且單純的日子。做大體的時間異常的飛逝,那埋沒在大體老師身體裡的濃濃福馬林味,成了所有醫學系同學共同的回憶。這一年的社團生活,還是一刻不得閒,因為我接任了系學會的執秘,還有醫學營的隊輔長。


醫學營擔任隊輔長 + 大體解剖學講師

大四,是埋頭在顯微鏡下的生活。病理帶著我們初步了解了人為什麼會生病,也是一切疾病生理的開端。我記得我對於病理玻片很是熱愛,還曾經連兩次期中考LAB都考了A。這一年,我接任了醫學營營長,大四的暑假,留在學校裡的最後一個夏天,就在FIR的歌聲與小隊員的歡呼聲中悄悄的過去了。


營長致詞

大五,是初進醫院的小毛頭,什麼都不懂的人形路障。只是這一年,似乎留在學校的日子還是比在醫院裡多,因為這一年我是系學會會長。大五,也是收割的一年,因為連著幾年的社團經驗,我代表了學校前往總統府接受大專優秀青年的頒獎。送走了情如兄弟的醫學八八學長,白袍上刻上了我們的名字,迎接著可怕又辛苦的實習生涯。學生生涯的最後一個暑假,我一個人背著行囊到了歐洲,獨自生活了50天。


大專優秀青年,總統府前留影。

實習,真是段可怕的日子。每隔三天就要有一天睡在醫院,或者根本不能睡。幾乎每天都有case presentation。在station裡和護士相處,在meeting或刀房裡面對老師無情的羞辱,在病房裡和病人有時視病猶親有時卻大聲對嗆,每一件事,每一段過程,都是一種學習,也是一種磨練。開始學著開藥,在病人身上做侵入性的procedure,在刀房裡當主治醫師的第一助手... 在沒有學長罩著的時候自己替病人換藥插尿管,在半夜三四點的時候跑綠色九號CPR... 實習就如同學長姐說的,可怕,卻又這麼的令人難忘...


大林實習,與GS張群明學長

然後,就畢業了... 就離開了聽起來很久很長的七年。

謝謝在這段路程上陪伴我的每一個人,因為你們,讓我的生命變得充實。因為你們,讓我的大學生涯是彩色的。因為你們,讓我回顧著我的大學生涯時,發現它是充滿著淚水與歡笑的。

謝謝陪我走過這一段路程的人。MED90的全體同學、教導過我的每一位老師、在我困難時鼓勵我的每一個朋友和學長姐、在我需要得力助手時每一位伸出援手的幹部、組員、學弟妹們。還有謝謝靜玄。因為你們,花蓮的天色變得如此湛藍,花蓮的夜空變得如此璀璨。因為你們,我的大學生活變得如此豐盛,我的社團生涯也變得如此多采多姿。

轉眼間,七年了。在送舊晚會上,看著一張一張秀出來的投影片,想著在這七年間遇見的每一個笑容,每一聲加油。很多事,都像是剛剛才發生一樣,像是剛剛和你們打了聲招呼,走進禮堂坐下,然後就開始了送舊晚會一樣的真實。卻又像是早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的往事,早已被埋進大腦的底端,突然的才又被挖掘出來一樣的遙遠。

然後,在記憶被扭曲交錯的時候,我發現我真的要離開了。

希望,往後的日子,在街上遇見了,這些一直都熟悉的面孔,都還記得向我打聲招呼。這樣,就足夠,我就心滿意足了。

謝謝你們,後會有期了...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