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發表了公費生的甘苦談,意外獲得許多的迴響、批評或是訕笑。隔了快一年,我終於動手寫續集了。

第一集: <醫學系公費生>這輩子最後悔也最愚蠢的決定

在旗山醫院的日子,雖然對於制度有所不滿,但我也不是怨天尤人混吃等死型的。相反的,越是困難的環境,我越是想做出成績。剛到旗山的時候,我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爭一口氣」。四年之後,要離開旗山之際,我自己統計了在旗山醫院的手術數目,雖然比不上醫學中心,但也足夠對自己交代了...

這是我在旗山醫院的手術統計和其他成績:
L. appendectomy: 95  (旗山第一台Single port appendectomy)

Cholecystectomy (2 convert): 92  (旗山第一台Single port cholecystectomy,不過最後改成plus one)

Stomach (大多是PPU): 30 (旗山第一台Laparoscope PPU)
小腸: 29 (最近一台是2017/09/02)
(旗山第一台Laparoscope small bowel cancer surgery)
(旗山第一台Malignanct GIST,第一個吃標靶的病人)

肝臟: 2 (旗山第一台Liver resection)
胰臟: 1
脾臟: 2

疝氣 (傳統): 57 
疝氣 (TEP): 22 (旗山第一台TEP)

Breast: 30 (旗山第一台guidewire localization)
Core needle biopsy: 103

Thyroid: 29 (旗山第一台MIVATS, Minimal invasive video assisted thyroid surgery,2017/09-2018/08一整年有18台)

Colon: 15 (11 Colon cancer)
Hemorrhoids: 22 (高醫CRS曾醫師來之後我就都轉給他了)
Tendon / Muscle repair: 28 (本院只有下班時間才會找我,好吃的都骨科先吃)

學術: 
學位: 兩年半念完國立成功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碩士班畢業
SCI paper: 2篇
國外學會: 2017年北京舉行的世界胃癌大會(IGCC)貼海報,公費公假
證書: 考過乳房醫學會專科醫師,中華民國考試院英文領隊考試及格

----------------------------
這篇先來分享有關消化系外科部份的一些比較特別的case

<一、Liver>

肝臟是我最喜歡的器官,也是我們老大的專長。在彰基跟了整整五年的肝臟切除手術,我一直都很期待可以自己開。2014年10月,我到旗山報到的第二個月,一個病人半夜外傷,CT看是肝臟撕裂,內出血合併低血容性休克,在急診就幾乎失去意識。我當下拖進開刀房,把大出血的肝臟切除。那是旗山醫院第一台部份肝臟切除手術。

3.jpg

IMG_4198.jpg

<二> 膽

膽囊切除術是外科很常見而且很普遍的手術,但是到了外面我才發現,不是每間醫學中心或醫院都會在病人急性發作的時候開刀,很多都是叫病人先放引流管,然後拖很久才要開刀。我維持彰基的傳統,只要急性膽囊炎,病人可以手術,我就拖進開刀房開。四年過去,我在旗山開了將近100台的膽囊切除術,其中包括了爛掉的、快要或已經破掉的,全部開刀。只有兩台改成傳統剖腹。其中一個併發症,是膽汁滲漏,我轉到義大做ERCP,結果是cystic duct clip沒有夾緊。其他全部順利出院。

其中有兩例因為發炎太嚴重,無法確定是否有傷及CBD,我做了腹腔鏡的術中膽道攝影,是旗山醫院第一次Laparoscopic IOC。

另外我也做了兩例的單切口腹腔鏡膽囊切除手術。沒有在旗山醫院發展單切口膽囊切除術是一大遺憾,但是這將近100台膽囊切除術當中,有超過七成都是急性發炎,甚至有很多痛超過三天,在Tokyo Guideline還沒改版的時候我就已經拖進來開刀了...

SILS plus one LC

SILS LC.jpg

SILS LC

SILS LC_EDA.jpg

膽囊Gangrene change照開

20160508 140.jpg

Laparoscopic IOC

20160508 141.jpg

即使是肚子有個大大的手術疤痕,一樣腹腔鏡開膽囊

20160626 001.jpg

<小腸>

可以用腹腔鏡開刀的手術,就不用傳統。四年來我開了腹腔鏡的腸沾黏、腸縫合... 一直到2017年08月,我下鄉滿三年的時候,我終於開了第一台的小腸腫瘤,用全腹腔鏡處理小腸切除和腹腔內的吻合縫合,最後病人的病理報告是T-cell lymphoma,我才轉診去給血液腫瘤科醫師。

2016年06月,我收下一個腹腔內有10公分大的GIST,切除三段小腸重新吻合,病人術後恢復不錯,我替他申請了Glivec藥物三年,是旗山醫院第一個標靶藥物治療的個案。

腹腔鏡處理腸沾黏

20170814 030.jpg

術後傷口

Laparoscopic adhesionolysis.jpg

20170814 027.jpg

腹腔鏡小腸腫瘤切除及吻合手術

IMG_2106.jpg

腹腔鏡下看到的腫瘤

IMG_2112.jpg

術後傷口

20170810 009.jpg

<胃>

想把胃癌留在旗山醫院,想都不用想了。因為我在的時候,旗山醫院的腸胃科醫師有跟沒有一樣。但我還是用腹腔鏡處理了胃或十二指腸穿孔。

2014年10月,腸胃科鄭醫師轉診給我一個Stump gastric cancer A-loop syndrome的病人,我幫病人開完Total gastrectomy + Roux ene Y anastomosis。術後半年病人發現大腸有腫瘤,證實為胃癌轉移。後來透過化學治療和手術,這個第四期的胃癌病人我讓他活了兩年多。後來我也把這個案例投稿到2017年北京世界胃癌大會,申請公費公假出國報告兼玩樂。

Laparocope PPU

20170810 030.jpg

PPU術後傷口

IMG_2338.jpg

Laparoscopic suture of PPU

20170810 029.jpg

2017年北京胃癌大會的海報

0001.jpg

<腹部急症>

2015年01月半夜,一個病人送來急診,車禍。開進去發現小腸和大腸同時橫斷,肚皮有一個明顯的安全帶勒痕。病人順利出院之後,我把安全帶症候群寫成文章投稿到自由時報。

術前沒有拍照,術後才想到要拍照,肚皮上明顯的安全帶痕跡。

20161116 146.jpg

投稿到自由時報

20161116 087.jpg

這些是消化系外科一些比較特別的案例,之後我還要分享在一般外科其他領域,乳房、甲狀腺和疝氣的成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