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濁流的名著,幾乎算是台灣文學很重要的一本書。
寫書背景,環境跟動機,甚至書名都很優。
可惜,作者的用字其實有待加強。

我不是說我多厲害,所以可以批評,
而是常常讀到一半,卻開始感慨,
哇,好可惜,這麼感人或感傷的場景,
卻被作者輕輕帶過了。
而他的帶過手法,卻不是因為用字精確而省略
反而是由一小段文字砌成一個他想描繪卻描繪不傳神的場景。
整本書都像是單純的敘事,
沒有抑揚頓挫,完全無法讓讀者從中產生共鳴。

我還是忍著平淡把它看完了,
然後覺得,也許很多地方modified之後
書中所提到的場景會是個真正引人深思的課題吧!
台灣人無根浮萍似的悲哀
何時才能跳脫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