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太陽很大。去了精舍晃晃,遇到了麥師父跟上人,也開始了一連串可怕和不舒服的開端...

在精舍的一個小空間裡,上人在跟人說話,好像是有個日本人來見上人吧! 另外,也從師父口中得知,李明哲醫師要去日本很久 (好像是六個月,沒聽錯的話),今天也來跟上人辭行。

<不舒服一>

聊著聊著,看見了第一件讓我感覺不是很舒服的事情。

上人要送給日本人一串念珠。旁邊的人拉著日本人就跪在上人面前,讓上人替他掛上。可是上人的反應是,從容的替他掛上,之後還順手比了一個請他站起來的手勢。頓時讓我感覺怪怪的。上人也許很偉大,也許日本人下跪也是基於景仰、尊重、禮貌...等等。可是上人本身,如果覺得自己也是個平凡的人,不應該允許人家下跪的。看到這一幕,讓我感覺到,好像是一個皇帝給屬下恩賜之後,順手叫他平身一樣。這是一個大宗教家大偉人的做法嗎?

<不舒服二>

坐在旁邊喝著麥師父泡的茶,也和師父聊了聊天。師父問說之後去哪裡,是不是留本院。我回答不是。師父瞬間做出了一個怪怪的表情,似乎說著,沒有留本院就是不對。幸好我是公費生,有個藉口可以擋一擋。可是,慈濟如果想要以天下為懷,自己訓練出來的學生,不管到了哪裡行醫,不都是一樣在幫助人,不都一樣是在救人嗎? 如果慈濟真的如同自己說的包容感恩尊重善解,那麼,自己訓練出來的學生,如果知道不論到了哪裡都記得帶著這樣的訓誡,不也能把慈濟的精神傳遞出去嗎? (當然我不會,XDXD)。為什麼不留本院就不應該呢? 為什麼不留在慈濟體系就不是在發揚慈濟理念呢? 如果只有慈濟的醫院才是在救人,那建議慈濟應該把全台灣的醫院買下來...

<不舒服三>

聊到後來該離開了,麥師父說,「你們去跟上人頂個禮好了」什麼!!!! 頂禮!!!!?!?!?!?!?!?!?! 天啊!! 我可以不要嗎? 我可以不要嗎? 我可以不要嗎?!?!?!?! (繞圈圈)

當然我還是很俗辣的照做了,跪下,彎腰,頭嗑了一下地板,雖然動作一定不標準,而且心意一定沒有虔誠。可是我還是很俗辣的做了...

我的確是很尊敬上人,可是不需要做這種大禮吧?!?! 我都還沒有這樣跪過生我養我的老爸老媽,就要我去這樣跟上人頂禮,這樣對嗎? 這樣對嗎?

更扯的是,麥師父說,「這樣你很有福報耶!!」 很有福報很有福報耶!! 天啊! 是我跪下去頂禮,怎麼變成我很有福報了 -.-

-----------------------------------------------------------

上人有看到我們對她頂禮,(笑了笑而已~~ 也沒說不用或是平身之類的...),就跟我們聊了一下,很慈祥的問了幾個問題。

她說既然是公費生,怎麼沒有選玉里這種偏遠地區,反而跑去豐原這種大都市了。我說,前四年需要留在大一點的醫院做住院醫師的訓練。(心裡OS: 上人啊~ 玉里可以去的只有一家精神病院,可是我對Psychi沒興趣耶!!)

然後她又問了一個超尷尬的問題。「六年後會回來齁?」 我超級僵的笑了兩下,很生硬的 (真的是超生硬的) 點了一下頭,(嗯!!)

我想上人應該看得出來我的「嗯」是什麼意思了。

轉過頭離開,我忘記跟上人說,「上人啊~ 其實...」


「男人的承諾都是不可靠的!!」 XDXDXD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