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personify (慈濟大學醫學營) 看板: P_Eunirisa
標題: 再見了!紅土。
時間: Mon Mar 14 19:12:48 2005

「姐姐在旁邊,不能哭。」裁判站在本壘板前,平舉雙手,結束了。結
束了。和高醫的球員握了手,風度性的擁抱了一下,低聲的說了句「加
油!」然後默默的走出休息區。姐姐從旁邊的休息區走了下來,跟在球
隊的後面。背後還聽到了隊友的嘻笑聲,好像只是一場小比賽的失敗而
已,好像。

咬緊了牙根,要忍住不聽話的淚水,很難。由豔陽轉為陰涼的冷風蒸不
乾留在臉頰上的淚漬,但我也只能露出牙齒勉強的笑了笑。為什麼會難
過,不知道。在踏上征途時,心裡不早就有個底了嗎?但一湧而上的思
緒,一年來與紅土相處的情節,不停的在腦中按下了重播鍵。

離開球場,在旅舍洗好澡的那一刻,才發現伴隨著球賽結束與壓力釋放
的,是滿身的傷痕與疼痛。才發現連要走下樓梯都有困難,都需要人攙
扶。三個星期前打到的腳踝至今仍舊紅腫,三個月前打到的喉嚨至今仍
咳個不停。更甭提幾天前滑壘的擦傷,跑步時的拉傷。學弟們看到了,
皺著眉頭問說怎麼辦,也只會笑笑的回答「撐一下,大醫盃完再說吧!
」痛楚嗎?是榮譽吧!好像到了球場,要帶著滿身的傷痕離開,才算是
爭取到壘球員的最高榮譽。

不想帶著後悔離開,是唯一的想法,在比賽前,我不停的叮嚀著自己。
所以本壘後方打擊者身旁的小飛球我撲了,最後一場的跑壘我也撲了,
不想帶著後悔離開,即使還有遺憾。

就在暮春三月的鳳山壘球場上,我想掬一抔內野的紅土撒落在我的心上
,第一次的站上三壘防區,也是最後一次。去年夏天的重訓,秋冬季的
洄瀾季賽,寒訓裡頂著寒風細雨的訓練,從今以後,似乎綠油油的外野
草皮上,不再有馬克操的汗水,紅澄澄的內野紅土上,不再有釘鞋踩下
的腳印。再見了,紅土。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