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留一顆空白的心給你
塗鴉
你用淚腺分泌的黑油墨留下擦拭不去的深刻筆觸
橫亙在缺氧壞死的心肌中
梅雨剛滋潤過的森林
嗅不出一絲春季氣息
月光沖泡出的espresso是黑的
刻在小徑旁石牆苔蘚上的幽默也是黑的
只剩土泥裡掙扎著萌芽的樹籽
等待夭折前的最終彌撒

而你化身成伐木工進駐
扛著板斧嘔啞來回穿梭
讓左心室旁的相思林
光禿了一大片
只剩水份殘存在樹幹裡嚶嚶啜泣
蒸散由你掌紋裡傳來的
燙傷舌尖的熱度

有些謬誤必須釐清
忘記報春的緋寒櫻與不再皎潔的
當時的月亮
是否因亂了秩序的心悸
讓春夏秋冬排列
重新組合
而你丟下畫筆轉身離去
否決了承認元兇的義務

而我失去了拒絕凋零的選擇權
只能踏著滿地發酸腐敗的殘枝
裸跣跟隨你的身影追逐
任由思念在叢生的樹蔭中失了道
蜷縮在枯槁的粗糙枝椏上顫慄
忍受冷峻的寒風訕笑

小徑石階無限延伸至遠方
你的腳印籠罩整個林道
出口處欄柵捎回了你離去的訊息
映在午夜虛緲的濃霧中
我只好拿著拒絕當剪子
裁製乾涸思緒
在瘡痍滿目的心裡
繼續塗鴉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