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上課>

   
昨天跟老婆講完電話,晚上十點半就睡覺了,早上627鬧鐘準時把我叫醒,梳洗完畢下樓退房,我要到昨天的會場趕搭715的接駁車到今天的上課地點,香港中文大學。幸好我有預約接駁車呀!不然這還真的不知道怎麼找上課地點。香港中文大學是一整個大區域,整區都是校園,一棟一棟的建築依著山勢而建,如果不是接駁車,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抵達。可能又只能搭計程車了。

   今天上課的區域就是香港中文大學在推行大體老師的教室,一走進走廊就聞到熟悉的福馬林味道,自從大六下學期開學之前上了大體老師的臨床模擬手術課程之後,經過十多年又一次接觸到大體老師。香港的大體老師叫無言教師,意義都一樣啦,只是聽起來不會讓人家覺得很無言嗎?還是我們無語良師取得好。走廊和慈濟大捨堂的設計有點像,就是展出一些解剖課程的照片,還有大體老師的名冊,以及推行大體捐贈的廣告,弄得算是相當溫馨。

 

 

IMG_0105.jpg

   早上還是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聽安滾地講解,是step by step的講解,聽完之後我覺得我應該會開了啊哈哈。接著是安滾的大體老師demo,我覺得這其實有點不必要,一來安滾昨天已經有Live demo示範手術給我們看了,二來安滾demo不就又用掉一位大體老師,他不要demo的話說不定我們可以多更多的練習機會。

DSCN9180.JPG

   在大體老師身上練習,和真正的手術差異太大了,因為泡過福馬林的關係,大體老師身體已經變硬,別說是像真人一樣的解剖或手術,從一開始開傷口就遇到相當大的阻力,我們組的斯里蘭卡醫師甚至直接把前頸部的皮膚用trochar插破,我們組的器械都已經彎掉了,連很強韌的Hamonic都有一點曲線出來了。而且因為已經冷凍許久的關係,肌肉、甲狀腺的界線也不清楚,我看到隔壁組還直接把頸動脈切斷的,很誇張。

IMG_0107.jpg

   在很硬的大體老師身上練習手術,其實沒有太大的收穫,我覺得我的報名費有點白繳了,畢竟那裡的解剖構造我已經算熟悉,不一定需要在大體老師身上再熟悉一次。倒是我們組的指導老師,來自韓國的TAE看我在開的時候問我是不是有腹腔鏡的經驗,我說in the abdomen,他說難怪,原理都一樣啦。

<機掰澳門人>

   
經過上次我們去到澳門,搭計程車被坑,而且移民官還刁難我的台灣護照套之後,我就已經深深地討厭澳門人了,沒想到澳門人真的沒有最雞掰,只有更機掰。

   我繳了9800港幣來到這裡,發現大體老師可以動手做的人數是三人一組之後已經有點不爽了,本來大家輪著練習也還好,沒想到輪到澳門人的時候,他老兄不知道在白爛什麼,跟起乩一樣,拿到器械也看不清東南西北左右上下,就拿著剪刀一邊念著「very good」,「I see it⋯⋯一路胡亂剪過去,本來他應該要把strape muscle分開,結果沒有,他老兄已經把甲狀腺的中線都切開了,而且左邊的甲狀腺upper pole也被他以為是肌肉層而剪斷,弄到大家受不了,指導老師在旁邊苦笑,我受不了跟他說「You should stop to re-identify the plane。」等到他突然回神讓給我做的時候,左邊已經是面目全非,哪裡是哪裡都看不清楚。機掰郎,澳門人怎麼可以這麼討人厭。

<大體老師解剖>

   
我們大概花了三個小時做完一邊,另一邊本來也想好好分,但是已經被澳門人搞砸了,機掰郎,打日記的同時我還記得他那種機掰又白目的「OKOK! Very good」的語氣。

   我們組另一個是斯里蘭卡醫師,就是很霸道,一開始他就站來解剖檯前,但是我也不是省油的燈,這種繳這麼多錢來到這裡練習的場合不是互相禮讓用的,後來我也有不少機會,只是大體老師真的太硬了,讓我覺得沒有讓我的技術或是對解剖的認識更進步。我記得大概住院醫師的時候,有一次獲得去彰濱秀傳練習豬隻的機會,和我同一組的是那時候在中國附醫的young V,名字我也忘記了,兩個人一組,一開始我傻傻地幫他拿鏡頭,沒想到他開完一個段落之後,他就走了,他就跑去旁邊練習箱了,後來是一個好心的廠商跑來幫我拿,從此我認知到這種練習的場合是個人吃人,人肉鹹鹹的場合。去年在杜拜,還有這次在香港,我搶練習機會沒有輸過。

   另外還有一個可能是報名assistant的香港醫師,我有和他聊了一下,他也是一般外科醫師,之前開過BABA手術,他跟我說他覺得transoral簡單多了,不像BABA那麼複雜。和他聊完之後,回到台灣我的信心又更增加了許多。

20190127 2030在香港機場香港航空紫荊堂貴賓室中
今日行程:香港中文大學上課=> 飛機回高雄

<香港中文大學>

   
我們的課程大約下午兩點多就結束了,後來三點開始是超音波的課程。基於很多人認為甲狀腺外科醫師需要會看甲狀腺超音波,我之後也自己需要選擇病人,因此我還是留下來聽課。還不錯。下午五點我結束兩天的課程走出香港中文大學這一個不知名的大樓。

   我想要去香港中文大學附近的「大學站」搭港鐵。門口我看見一個年輕的工作人員向他詢問,沒想到他人很好一直帶我到半路。香港中文大學在這一區是一個依著山坡而建的校園,他帶著我走了一個很陡峭的樓梯下樓,又走了一個不知名的步道來到一個電梯前,他跟我說他要確定電梯有開我才下得去。沿途我們聊天,一開始我們用英文聊天,聊了一陣子他問我哪裡來,我說台灣,我們才改用普通話聊天。

DSCN9262.JPG

   我跟他說我來到香港都不知道要用英文還是中文和大家溝通,其實我的原意只是,我不知道香港人平時溝通的習慣話語是什麼,如果香港人沒有普遍可以理解普通話的話,那用英文聊天我也是很OK。結果他自己跟我說,有人說如果你開口前先表明你是台灣人的話,香港人的態度會好很多。但是他自己分得出來台灣人和中國內地的差別,因為那個口音差很多。

   太好笑了,我第一次被香港人證實香港人對待台灣人和中國人真的有態度上的差異啊!

<香港航空貴賓室>

   
我算算時間還很充裕,還在香港中文大學裡面的校園小小晃了一圈,去大學校園裡的湖畔拍拍照,我搭著港鐵來到昨天被嚇到的人擠人沙田車站,找到了直達香港機場的 A41號巴士。

   原本只是想要去貴賓室吃吃晚餐等飛機,打開龍騰卡的 APP 發現龍騰卡在香港機場有一些新的合作貴賓室,突然看見紫荊堂這個香港航空的主場貴賓室,眼睛為之一亮。就是它了!
   終於不用再去人擠人,去到爛掉的Plaza premium貴賓室了。同為主場貴賓室,香港航空和國泰航空的貴賓室完全不能比,但至少是個新的環境,我可以體驗新的裝潢和餐點,裡面有一些單人座,也有一些不同的餐點,我點了雲吞麵還蠻好吃的,叉燒包的蝦捲也好吃,還不錯啦!而且拿龍騰卡就可以進到航空公司的貴賓室,就是有一種爽感啊!

 

IMG_0123.jpg

IMG_0128.jpg

<守護台灣>

   
快要抵達台灣的時候我特別注意飛機上的廣播,從中國爆發非洲豬瘟之後,這是第一次搭香港線。即將降落高雄的時候空服員以英文、粵語和中文分別告知因應非洲豬瘟,旅客禁止攜帶豬肉入境,違者最高可罰一百萬元。下了飛機,沿路都有很多標語告知非洲豬瘟的危險和禁止攜帶的標語。來到海關處,中國、香港抵台的班機全面檢查。

   其實也沒有排太久,大概等了五六個人就輪到我了。我在排隊的時候就先把行李鎖解開,帶著笑容接受檢查,離去前不忘跟海關人員說了聲「感謝守護台灣」,台灣就靠你們了啊!

IMG_0131.jpg

20190128 1442在醫院外科辦公室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sonify 的頭像
personify

personify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