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這即將是我認識你之後你過的第四個生日,從來從來,我沒有任何能力可
以對你表達任何、任何的祝福。也許只是突發其想,或者我真的曾經想要
將腦中某個核區那深沉的記憶轉化成文字,然後,將之從中完全拋離。於
是,我開始。

我一點也無法確定,我是不是有能力,有勇氣,可以將它完成,讓他成為
幾篇像樣的文章,也許我可能害怕,害怕那樣的痛覺在一次刺進我絞碎的
心緒,而讓它付諸流水。但無論如何,我真的希望能夠將它們拿來遙望在
山脈對岸的,已經三年不見的,你。

當我開始整理記憶的同時,其實,其實我發現,我仍舊不敢面對自以為已
經療癒的傷口,或者我仍舊以為我早已經把你拋開到很遠的地方,而可以
面對自己即將來到的任何一個幸福的機會。

我開始覺得很幸運,或者很慶幸,在我還沒有認清事實之前,我沒有辜負
其他另外的任何一位朋友,我開始原諒了自己過去三年的封閉與死寂。但
是我也希望,這是我為你做的最後,最後一件事,然後,我要離你遠去,
尋找自己的,自己的,未來。

(一)相識

「那麼晚還打逼,我要跟唐姐講。」

這是我跟你說的第一句話,一個星期六的深夜,在電腦桌前。

第一次注意到你,還是在某個星期六。星期六,一個對於重考班學生而言
完全不敢奢求的假日。呆呆的看著桌上的書,在距離聯考還有七、八個月
的時候,是誰會願意將考試壓力往身上扛呢!!仲秋的夜晚,不知怎的你的
臉上映著紅紅,紅紅的面腮,你趴在桌上,與同學竊竊私語。

我一定見過你,一定見過,在某條街的轉角,或是在某個紅綠燈的路口。
我一定曾經,正在,將會。

「大頭ㄌㄟ」....我們的第一次交談,就在數著大頭第一次、大頭第二次
、大頭第三次中過去了。這是你最喜歡回我的一句話,每當我不正經或是
開玩笑的時候,你總是輕易的化解了你認為尷尬的氣氛。

或許,認識你是天註定的錯誤吧!讓我做著重考生從來不被允許的事情,
讓我重覆著每一個失敗的重考生曾經經歷過的痛苦,但是又何嘗不是,又
何嘗是,因為,所以我會在你離開之後,陷入追求那心目中完美形象的,
你,或是一個像你。

(二) 熟絡

「今天晚上晚自修,幹嘛偷看我?」
「因為覺得很奇怪,怎麼你姐姐走了,你還沒走?」
「因為我在等你啊!!」
「大頭ㄌㄟ」
你又丟了一個大頭過來,然後,我又坐在電腦桌前面傻傻的笑了出來。

「160公分,50公斤,長頭髮,要很會彈鋼琴,限醫學系,是我的擇偶條件。」
「而且身材要好,至少該來點腰身,那就選你好了。」
「那你去幼稚園等好了。」

不知道為什麼,從哪時候開始的每個星期六,我總是有種莫名的期待,我
不知道在期待什麼,只是那種感覺,很像某種感覺。很像。

水球、通信,是我們之間的唯一連繫,有時候,在星期六與星期六之間的
七天,我們傳了數十封的信件,有時候,內容很多、很長,有時候,裡面
只有一兩行小字。我們開始各自申請了只有對方才認識的id,在周圍同班
同學的緊迫盯人下,我們偷偷築了一條小縫。

已經忘了是多久,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我記得,還記得,你穿了件深色牛
仔長褲,一件白色的襯衫,外面套了黃鵝色的毛衣背心,深藍色的髮髻夾
著垂著過肩的長髮。巧合,我們在窄窄的門口相遇。相遇。第一次,打招
呼的方式那麼迷人,羞澀將你的嘴角往兩邊揚起,而你的眼睛,你的眼睛


從此,我們開始熟絡了起來,開始願意在各個地方,不再掩飾避諱的怕讓
人家知道我們認識。在封閉嚴格的重考班,也只有我們,只有我們,在班
導師的眼中不算是讓他頭痛的、讓他傷神的配對。

(三) 拒絕

流言開始在班上流竄,讓原本就已經因為畢業學校不同而產生的小圈圈有
了更嚴重的溝渠,念國立中學的同學,一舉一動都受著私立學校同學的監
視。有人只是存著八卦的心態,有人不滿的向上反應到了班主任耳裡,只
是,我們一直都還是單純的,單純的想法,單純的朋友,至少你是。

一年一度的國際管樂節,踩街是其中的高潮。那是我第一次約你,也是唯
一一次。

或許我們之間還沒有表白之後的尷尬,也沒有因為流言蜚語的出現而有著
隔閡,一切都是那樣自然的向你提出。其實我忘了跟你說,我一直都很喜
歡國立女中的樂儀隊,整齊劃一的動作,伴著悠揚的樂聲,常常在想,當
你穿上儀隊制服,走在隊伍之間表演,一定很迷人吧!!可惜我沒有看過。

這是我第一次約女生,到現在也只是兩回其中之一而已。其實我一點也沒
有抱著任何成功的希望讓你答應我,只是,(也許吧!一切都是那樣不確定
!),在體內某些激素某些核區被興奮的情況下,往往衝動總是習慣蓋過一
切的理性。你說你們家要去高雄,我還記得。你哥哥在高雄念書,而你們
要去看他。

其實,我一點也不失望,一點也不。因為我還以為,我還可以有很多的機
會,站在你會出現的地方等待你的出現。只是,現在我卻在你不會出現的
地方,仍舊等待著。

(四) 疏離

「過年後我就要封逼了,聯考近了。」

那是那一年的過年,不知道為什麼,雖然聯考倒數不到一百八十天了,我
還是一點壓力也沒有的整天遊玩打逼打電動。大概從小到大我的念書方式
就是這樣子的吧!!從來不喜歡給自己壓力,也從來不太把考試當一回事,
雖然我真的很想把它們當一回事。那年過年,你告訴我這是你最後一次上
逼了,arrisa和Eunicee都將在網路上消失。

我沒有說什麼,我只是祝福,你能夠考上理想的醫學系,不正是你我心裡
都期待的事嗎!!只是仍舊偷偷的盼望,在七月二日之後,這些夢中、現實
中熟悉的id能夠重新出現在我的螢幕當中。我能夠再一次於夜裡,在夢中
擁抱你。

年後的開學,班上的氣氛變得不一樣了。除了我們幾個被稱為「嘉中幫」
的之外,明顯的大家都用功了起來,班上開始變得安靜,包括你。有時候
在路上、在走廊上遇到了,你連微笑都不肯給。只是我知道,你還是關心
我,尤其每次下課之間的眼神,我知道。

我曾經問過你--不知哪來的勇氣--我曾經問過你那樣的眼神代表什麼意思
,你笑著不答,不回答。只是知道答案又如何,不知道答案又如何,我只
知道那些眼神,到現在--四年後的今天,仍舊常常讓我從夢中驚醒,讓我
從安詳的夢中起身嘆息。

在大學聯考的壓力下,我們被升學的鴻溝隔出了一大段距離,有時候只能
遙遙相望,有時候連微笑都不給。疏離,由此展開。

(五)生日

一早到了教室,心情淡淡的,憂憂的,沒有什麼特別,一整年來一直是這
樣。睡覺,上課,晚自習,打電動,還有假日與同學去打撞球,上網咖。
重考班的日子煞是無聊。自從年後你不再上逼,我不再在電腦桌前看見你
的身影,一切又回歸到平凡卻不平靜的生活。只是對於上課還是有些許的
期待。特別要求班導師把座位從第三排中間的公媽位,換到了最後,最後
。常常,上課的時候倚著牆角,看著,想著,想著,看著。

抽屜裡密密麻麻的堆疊了一堆書與垃圾,通常我不習慣帶書回家,因為帶
書回家代表著我必須在經過15個小時的重考班生活之後,回家還要念書。
翻了翻早自習要看的書,找不到。也許在哪個角落,或者在書包裡的某個
位置,或是已經被我丟棄。突然,抽屜裡一個藍色的,薄薄的袋子,吸引
了我的視線。

其實已經忘記卡片上寫著的是什麼東西,只記得你的字好方,好正,像你
的個性。一本泰戈爾的漂鳥集平躺其中,還有一個可愛的,以阿尼為裝飾
的手機吊飾。一切一切,我都還留著,包括了那個包裝用的藍色袋子。只
是,塵封了好久,我卻沒有心情,沒有勇氣打開來看。因為我怕,我怕。

那是我上重考班以來,最快樂,也是唯一快樂的一天吧。

(六) 祝福

進入了春天,卻一點也沒有春天的氣息。我們早已埋頭在書堆中數十數百
日,至少你是。趁著短短的春假,逛了逛市區熟悉的風景,突然覺得這個
城市好陌生。常常一個人騎車在市區內亂晃,耳機裡傳來陣陣的搖滾樂,
沒有意義,沒有。

常常以為兜風是抒解情緒的好方法,可是這個方法卻失效了。還記得有一
次,趁著下課後晚自習前的空檔,騎車去了郊區。滂沱大雨傾盆而下,打
在身上痛,打在心裡更痛,而我卻連一點停止的意願都沒有,就這樣讓全
身溼淋淋的,包括眼眶。

終究還是打起了精神,開始在市區裡的各個角落尋找可以為你祝福的東西
,可以為你祝福。雖然距離你的生日還有一個半月還超過,卻一點時間也
不想磋跎,迫不及待的開始在各個書店、精品區、百貨公司尋找。那是個
沒有零用錢的年代,一切來源就只有晚餐錢。就這樣,忙忙碌碌,迷迷糊
糊的過了一個月,一個半月。

星期六的晚上,是自由的時光,我習慣一個人騎著車,到處晃。市區新開
的誠品書局,還有三商百貨,還有....我儘量找出你接受得了,而我負擔
得起的東西,或許有用,或許沒有。但只是想將滿滿的祝福,滿滿的祝福
,可以藉由一些寄託,送到你的身旁。

你還是婉拒了。在你生日的許久後。終於我們一直沒有交集,直到我請託
你的高中同學,在暑假中的某一天,在你們的某一次聚會中交給你,而你
拒絕了。

「她說她不能收你的生日禮物。」

我只記得這句話。出奇的平靜,還有一些苦笑,是我的反應,也是我唯一
能做的事。

它們還是在一個星期六,隨著我的機車,我耳機中的搖滾樂,進到了我的
高中的垃圾場。它們,只允許給你。即使你不要。手在發抖,心也顫慄著
,不小心驚動了給你的小小卡片,生日快樂歌從中悠悠傳來........

(七) 心死

我從來不為感情哭泣,從不。這是男生的堅持,或者,是要證明我已經長
大,已經夠成熟,有足以處理事情的心智面對問題。這是給自己的承諾,
與自己的約定。那些夜晚,當疏離感越來越重的那些夜晚,每天每天晚上
,躺臥在床緣,心裡唯一敢想的,是「睡覺!!你給我睡覺。」我怕,怕一
不小心,會違背了自己對自己的承諾。然後證明了我其實沒有那麼大的勇
氣去面對你,面對疏離。

於是開始了裝瘋賣傻的生活,尤其在重考班中。唯有如此,才能夠掩飾,
或者才能夠欺騙。你依舊每天努力的念書,只是,當那張紙條傳來的那一
刻,就已經註定了我再也無法好好念書。上課成了我最害怕,最排斥的事
情,尤其,是你在同一個班級中。

我還記得,春天的時候,你喜歡披上一件水藍色薄薄的外套,在與外面溫
度不成比例的冷氣房中,左手躲進袖口當中,右手刻畫出念書的模樣。也
還記得,每天當晚自習結束之後,你一個人走回離補習班不遠的租屋。自
從那天起,在路上你再也不曾與我打招呼。不曾。

心中最常響起的問號是,「為什麼?」

(八)逃避

聯考最後一個月,而你的生日也悄悄來到。其實,它一點也不悄然。一個
多月前,他震耳欲聾的腳步聲,早已經傳入了我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落。然
後,我心裡腦裡思緒裡想的,還是如何把滿滿的祝福送給你。

如何?計畫了好久又何如?該來的躲不過,該逃避的我還是不敢面對。重
考班課程結束了,留給了我們整整一個月的聯考準備時間。我記得那是最
後的幾堂課吧!!星期三,只有早上賀慶生老師的補課。而我,選擇了逃避
。我逃回了我們高中的圖書館,在那一天缺席。大家都知道為什麼,同學
知道,班導師也知道,而你,也知道。

那一天,我連簡單的一句生日快樂都沒有說,都沒有。因為我知道,你不
肯聽。

(九)重逢

「想追我?你等一百年吧!」

是句玩笑話嗎?可從那天開始,我的暱稱卻開始隨著時間而改變,「還剩
99年364天。」「還剩99年363天。」我一直數到了確定你不再回來那天,
時間停在99年又97天--97,我打壘球的背號。也許重考班的生活真的是苦
悶卻短暫的吧!

終於到了考完試的時候,而我也總算熬過了這一年。我一定考得上醫學系
,老師這麼說,父母這麼說,班主任也這麼說。可是,一點也不值得高興
。我只想等,也許在7月2日的晚上,我可以在電腦上與你重逢,重新看到
arrisa與Eunicee上線。

也許吧!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對於你前一陣子的冷淡與視而不見都可以釋
懷。我從來沒有忘記過我愛你。是愛你,不只是喜歡。考試完那一夜,好
長。夜好長,我從吃完晚餐等到天黑,再等到黎明,不見你的蹤影。

「好久不見,有空嗎?」

終於你還是來了,帶著上站通知,與一連串冷漠的回答。也許你想躲我,
或者你在逃避你自己。終究我們還是化開了尷尬與之前的不悅,雖然那只
是短短的幾個星期,但那就夠了。

每天每天的寄信,和你聊我的日常生活,和你聊許多關於你與不關於你的
事情。我害怕有一天你就會離去,不帶任何聲響的離開。

(十)離開

重考班發紅包的日子,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你。勢利的班主任,在確定放榜
的那一刻,就不再關心國立醫學系以外的同學。但我怎會在乎。你在台上
,笑得好燦爛。我記得你穿了件淺綠色的無袖洋裝,外面搭了件透明薄紗
,兩耳戴了對耳環,略施薄粉。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你,但我卻沒有和你
講上話,沒有。

七夕吧!那年的七夕,忘記國曆的日子座落在幾月幾日,只記得那是最後
一次與你連絡,從此以後,無聲無息。每晚看著你的上站通知上線,才按
下回水球的按鍵,就已經看到你瞬間防了水。從此以後,我不再見到你,
無論是arrisa,或是Eunicee。

終於還是等到了這天,雖然心理早有準備,卻從來沒有做好堅強的堡壘來
預防,總算我還是崩潰了。就這樣你離開了。不帶有一個回眸。想盡辦法
瘋狂的找尋你,在任何可能有你的地方。最後終於,在你們大學的bbs站上
,我寄了最後一封信給你。

「我不知道是不是愛一個人就要這樣不定期沒有尊嚴的應付你的情緒化,
或者是你都是這樣對待每一個愛你的人。不過,既然還想要留些自我,我
想我就該放手。我不懂為什麼每次一有事情發生,第一個被冷落的一定是
我,我不懂為什麼每次只要有其他人出現,受傷的總是我。你要這樣子離
開,這次,你就請了吧。我們的打賭你贏了,不過用這種方式讓我放棄,
我覺得不公平,你勝之不武。但是我也知道,其實在感情的路上,本來就
沒所謂公平不公平的。只是如果你還願意聽一句我一直想說卻都不敢告訴
你的話,那我真的想告訴你,我愛你。我真的很愛你。我不知道為什麼要
這樣,不過你也放心,很快就不會有我煩你了。」

我只能從分手信上的隻字片段回憶你了。忘了留下當初給你的信件,是幸
,或者不幸呢?

(十一)末

總算我還是帶著滿身的惆悵離開了西部。隻身來到風光明媚的東部,是炎
熱的九月初。我把我的心鎖了起來,只為了等你。也許哪一天,我可以開
心的飛過大半個台灣到台中找你,或者也許哪一天,我還是一個人。

四個月後,收到了你的來信。

「 你一定很驚訝我為什麼又寫信給你了吧
也沒什麼特別的事啦
只是突然想起 昨天是12月10日
去年的12月10日是我們第一次在網路上聊天吧
不曉得你還記不記得呀??
所以 也可以算是我們認識滿一週年吧
但是 我們卻已經很久沒講話了呢
我們到底還算不算是朋友啊??
想著想著 就懷念起那段重考的日子了...

或許暑假的時候我不應該選擇逃避吧
我應該好好跟你談談
也許我們還能是常聊天的好朋友
只是 已做的事是沒辦法後悔的
我知道我傷你很深 我很抱歉
但是 我是真心的當你是一個不錯的朋友
如果你還在生氣的話 就當我沒寫過這封信吧
如果...你不氣了...或許下次遇到...
我們可以再聊聊吧....
因為我不希望在人生中有一個好朋友
卻因為某些緣故 從此不再有交集了
相信...你應該也是吧.... 」

我只記得在違背了與自己的約定,哭了一整夜之後,回了封淡淡的信給你
。我也只能強顏歡笑,不是嗎?

知道你有男朋友的那天,是在大二某個會議結束之後。忘記是哪個好事的
人傳達給我的訊息,只記得隱隱作痛的胸膛上,至今仍舊留有無法治癒的
疤痕。幾個月前,無意中翻到了你的相簿,我知道你過得很好,也看到了
最近的你。我還哭嗎?不了!也許我該放開心,尋找另一段自己的人生了
吧!

「突然發現你的id念起來是for you耶!」

當初為了Eunicee申請的id,就取名為forEun了!至今,仍偶爾會上上逼
看看以前的信件。只是,雖然悸動仍在,我知道我已經快要走出來了。至
少,我的心已經空出了一些位置,留給其它人。但你真的從我的生活中消
失了嗎?灰色的球衣上仍刻著你的記憶,逼上的密碼也仍用著當初你重考
班的座號,個人板的板名也是以你的id命名。也許,我需要再多一點時間
去適應吧!只是,要忘記你花了我五年的時間,我還有多少個五年呢?

personi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